2017年11月14日星期二

加拿大人口一亿说的倡导者





201711月,加拿大政府公布了一项近百万人口的3年移民计划,令加拿大人口在本世纪末达到一个亿的说法再度成为热门。一亿人口说的倡导者、《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艾文·斯塔鼎(Irvin Studin)再度进入人们的视线,同时受关注的还有《最大化的加拿大》(Maximum Canada)一书的作者、加拿大著名记者道格•桑德斯(Doug Saunders)。

加拿大“一亿人口说”问世于2010年,艾文·斯塔鼎在其任总编的加拿大《环球要览》(Global Brief)杂志6月号撰文《加拿大人口一亿》,首次把加拿大未来面临的挑战与人口数量挂钩。20162月,他又发表《十论加拿大外交政策》一文,指一亿人口说在过去五年引发了相当的关注,2100年加拿大人口将超过欧洲所有国家,如果俄罗斯没有继续分裂的话可能会是例外。本台当年5月播出的专题《当加拿大人口达到一亿》引述了斯塔鼎的言论:“届时加拿大不仅需要更强大的军力、外交实力和情报机构来与其更壮大的经济实力和社会能量相匹配,更重要的是在精神层面上,强国加拿大需要完全不同类型的加拿大人。那时加拿大已是美国之后的西方第二大国,亿万加拿大人的领导者所肩负的责任是今天的领导者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个以新的战略的高度来重新塑造加拿大是谁?20173月,《加拿大犹太新闻报》以《从移民到融入》为题,介绍了斯塔鼎的身世。他是乌克兰犹太移民的后代,在多伦多金翅雀地区俄国犹太人聚集区长大,从约克大学舒立克商学院毕业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牛津大学攻读硕士,回国后又在约克大学奥斯古德堂法学院读博士,并获加拿大总督金奖,他曾在加拿大枢密院和澳大利亚总理办公室工作,与人合办了乌克兰公共行政高等学校,目前是21世纪问题研究所所长,魁北克大学(UQAM)客座教授。

倡导“人口一亿说”的另一位加拿大人是《环球邮报》国际事务专栏作家道格•桑德斯,20125月,他以“1亿人的加拿大:对国防及国家利益更有利”为题撰文,称加拿大是“人口不足的牺牲品”,“到21世纪中叶,人口会增至5000万人,但届时世界人口也会停止增长,难于吸引更多移民的加拿大将会失去完全成长的机会”,为避免这一后果,现在就必须“每年吸收4045万移民”。20179月他在加拿大兰登书屋(Knopf Canada)出版第三本专著《最大化的加拿大:为何3500人口不足够》,他在这本“加拿大版的《大国空巢》”书中指“加拿大人口一直增长缓慢”,根源是“使人孤立的内向世界观”,他痛感“在加拿大建国150周年之际,稀少的人口继续妨碍我们的竞争力和在日趋不稳定的世界中的独立行事能力”。

道格•桑德斯自90年代投身媒体后就常驻美国及欧洲,足迹遍及中东、北非、印度次大陆和东亚,曾五次荣获加拿大的普利策奖“全国报纸奖”,两次荣获“加拿大最佳专栏作家奖”以及第八届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中国知识界对他也相当熟悉

2010年他的首部著作《落脚城市》(Arrival City)获得了加拿大唐纳年度最佳图书奖,此书记录了他采访过的十六个国家20座“正在创造着历史、却普遍遭到歧视”的“落脚城市”,其中包括深圳和重庆的农民工聚集区,2008年他与中国学者秦晖探讨城市贫民窟问题,提出保护和支持农民工聚居区的主张。20122月,上海译文社翻译出版了这本著作,4月他在北京大学以“落脚城市——最后的人类大迁徙”为题举办讲座,后又在杭州以“他乡即吾城”为题与中国学者熊培云对谈。20125月,《南方人物周刊》以“寻访世界民工”为题,刊出对道格•桑德斯的专访。

现在回多伦多定居的道格•桑德斯正为“人口一亿”的愿景著书立说,但他的说服工作还任重道远,113日加拿大《政策选项》杂志指其言论存有缺陷,“一些历史学家会质疑他对加拿大发展的解读”,对此他在推特上写道“从任何角度看,加拿大的移民目标都不高,因为他们缺乏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