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当加拿大与墨西哥重修旧好

今年6月底,当墨西哥总统捏托到访加拿大,参加北美三国首脑会议并与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举行会晤时,两国关系重修旧好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渥太华当即宣布自2016121日起恢复对墨西哥人免签证入境加拿大的政策,墨西哥也投桃报李,宣布自10月起解禁对加拿大实行了13年的牛肉进口限制。

加拿大上一次对墨西哥人重启签证需求是在2009713日,理由是墨西哥人在加拿大的难民申请从2005年的3500例猛升2008年的9500例,非法移民数量在过去3年持续上升,并存在有组织犯罪和腐败风险。加拿大收紧政策虽然令墨西哥人北上避难之风骤停,但也令墨西哥政府和民间大为不快,进而影响两国关系。

过去多年来,墨西哥人常抱怨入境加拿大门槛过高,甚至比获得美国和欧盟签证都难,20139月,墨西哥驻加大使苏亚雷兹称这已使得加拿大在墨西哥的受欢迎程度急剧下滑,因为墨西哥申请者必须向加拿大提供十倍于美国移民局所需的文件,加拿大签证引发的事件不时成为墨西哥媒体的头条新闻。20154月,因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拒绝取消对墨西哥人入境签证的要求,墨西哥总统捏托取消了访问加拿大的行程。在这一背景下,杜鲁多在去年大选期间一再承诺会改变这一对墨西哥人的歧视性做法。

专门研究墨西哥政治的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劳拉·麦克唐纳Laura Macdonald)认为在哈珀时期,两国关系一度陷于某种程度的敌意之中,杜鲁多和捏托都想借渥太华峰会重修旧好。对墨西哥来说,当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散布对墨西哥人不利的种族主义言论时,与加拿大建立充满阳光的关系尤为重要。

然而,杜鲁多对墨西哥释出的善意在加拿大国内却惹起了非议。加拿大反对党保守党移民问题专家蜜雪儿-让贝尔(Michelle Rempel)就把墨西哥人视为某种威胁,认为“解除签证要求意味着有组织犯罪集团成员、非法毒品或人口贩卖可以更容易地进入加拿大。”她指责自由党政府急于行事,不按正规程序、不依照证据做出决定。

但劳拉·麦克唐纳教授相信取消签证要求不会刺激墨西哥的贩毒集团,因为他们获得市场压根就不需要官方批准。但加拿大要做好准备来迎接新一波的墨西哥难民申请者,因为根据国际大赦组织的资料,近年来已有7万名墨西哥人死于非命,其中大多数是无辜平民,另外还有超过15万人流离失所,国际社会还掌握墨西哥官员使用酷刑、有罪不罚和腐败的大量证据。在免除入境签证后,身处风险之中的墨西哥人可能再次把加拿大视为避难所,为此杜鲁多可能会在未来与他的墨西哥同行们进行艰难的对话。

除棘手的签证问题外,两国间更为严重的牛肉问题也在今年得以解决,自2003年加拿大出现疯牛症后,墨西哥对加拿大牛肉实施限制,只进口30个月以内的小牛,令世界第八大牛肉消费国墨西哥从世界第六大牛肉和小牛肉出口国加拿大的进口额,从每年2亿9千万加元下跌到了1亿36百万加元。在长达13年的牛肉战中,加拿大牛肉业者也极力游说本国政府实施报复,明令禁止进口墨西哥牛肉。好在今年10月限制取消后,所有的加拿大牛肉都可以出口到墨西哥。

墨西哥与加拿大共同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已有22年,两国间贸易额年均增长超过30亿美元,加拿大已成为墨西哥的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国和第四大投资来源国,墨西哥也是加拿大的第二大航运市场。重新免除墨西哥人入境加拿大的签证,将大大刺激两国间的人员往来,为此加拿大航空公司、西捷航空、墨西哥航空等5家公司已经宣布将12月起增加五条从加拿大温哥华直航墨西哥的航班,以应对急剧增加的航空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