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聚焦难民逃难过程的三部纪录片








今年11月,意大利导演詹弗兰科•罗西(Gianfranco Rosi)的《海上焰火》、韩国导演尹载皓的《脱北者裴姐》和中国导演王兵的《德昂》出现在第19届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的银幕上,这三部聚焦难民逃难过程的电影在今年都曾广受国际关注,《脱北者裴姐》获莫斯科电影节纪录片大奖,《海上焰火》更成为首度摘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纪录片,今次又被蒙特利尔纪录片电影节安排为开幕片,以强调当今世界国际难民问题的严重性。

据今年620日世界难民日透露的信息,全球难民数量已达6530万人,创二战后的最高纪录,2015年每分钟就有24人成为难民,如果把这些流离失所的人组成一个国家,将比加拿大人口多一倍,其中少年儿童占51%,孤儿多达近十万人。一般来说,难民在逃难过程中饱受磨难,去年4月,在非洲船民前往欧洲的必经之地地中海就连续发生五起船难,造成1200人死亡。去年9月,叙利亚3岁小难民艾兰在地中海不幸溺亡后被冲上土耳其海滩的照片震惊全球。最新资料显示,今年11日到1118日这条海路上的死亡或失踪人数已达4500人,超过2015年全年的3771人,令2016年成为地中海难民遇难人数最多的一年。

在欧洲移民危机期间,著名导演詹弗兰科•罗西来到了地处意大利最南端的兰佩杜萨岛,这里是成千上万非法移民进入欧洲的中转站。罗西通过12岁少年萨缪尔的视野,记录小岛生活和非洲船民的生死惨剧。当这部艺术手法高超的电影在今年2月于柏林夺冠时,罗西手捧金熊呼吁国际社会更多地救助难民。

西亚的叙利亚、阿富汗和非洲的索马里是世界产生难民最多的国家,占全球难民总数的过半。在亚洲东部,缅甸输出难民最多,今年1120日缅北爆发内战,3000难民越过中缅边境后被中国收容。自1948年独立以来,缅甸的民族问题和民主进程、毒品问题和与邻国关系交织在一起,内战不息难民不止。2015年,内战导致德昂族十万人沿中缅边境逃亡,仅麦地河和茶厂两个难民营就聚集了六千名德昂难民。这年2月到4月间,中国独立制片人王兵在山谷里跟拍德昂难民三个星期,制作了两个半小时纪录片《德昂》。影片中,背负锅碗瓢盆、牵着牛羊翻山越岭北逃进入中国的德昂人,尽管没有经历大海的凶险,身后却是枪炮声紧随,这个在历史上发明了梅花拳,以种植普洱茶闻名的民族,只能白天帮人砍甘蔗,晚上围着篝火诉说逃离之苦。

与《德昂》一起出现在蒙特利尔纪录片电影节环球展映单元的《脱北者裴姐》,是曾留学于巴黎国立高等装饰艺术学院的韩国导演尹载皓(Jero Yun)的苦心经营之作,他跟拍被卖给中国农村一穷光棍的38岁脱北者裴姐,一路从山东到云南,再从老挝到泰国,最后到韩国与丈夫及两个儿子团聚,不料一家人都被怀疑是朝鲜间谍而受监视,裴姐的逃难过程似乎还未终结。1990年代的大饥荒令20万朝鲜人藏身中国,但中国不承认其难民身份并加以遣返,令他们东躲西藏,有人长途跋涉经泰国申请联合国难民,最终被韩国接收。《人权观察》2016年报告指“朝鲜妇女经常遭到人口贩运,被迫与中国男性结婚或卖淫。即使已在中国居住多年,这些妇女仍然无权于当地合法居留,随时可能遭到逮捕和遣返”。尹载皓的电影为脱北者在中国的命运做了非常好的注解。

这三部出现在欧美电影节的纪录片,诉求的对象不仅是西方国家,也包括像中国这样的GDP大国。联合国难民署的资料显示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到去年8月底仅有26人登记为联合国难民,9人获得批准。设想有朝一日中国担起大国责任启动接收难民政策,就能缩短诸多裴姐的逃难过程,大大减缓难民的痛苦。